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恶德医师之诊察室的陷阱
恶德医师之诊察室的陷阱
            恶德医师之诊察室的陷阱
 
  从事医生这个行业大概也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吧,这段期间并没有什么令人 高兴的事。但那也只是过去而已,现在倒是有一件快乐的事持续发生着。 
        那是发生在今年年初新年快要结束的事……
 
  我是一个整型外科医生,那天是我的门诊时间。一个少女独自来看诊,因为 已经快到傍晚了,在那个时间里并没有其他的病患。
 
  「打扰了!」是一个可爱的少女声音。看着跟着护士走进诊察室的那个少女 的当中,我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闪亮发质的半长直发发型,搭上一双大大的黑眼睛,真是令人一见难忘。小 小的鼻子和嘴巴,在纯朴的容貌下残留着小孩子特有的韵味。浑身散发着诱人的 香气,是一个这样美少女。
 
  「你好!那么,请坐在这里吧。」强装冷静的我让少女坐在病患专用的椅子 上。
 
  身穿夹克上衣和针织布料的裙子,流露着妙不可言神韵的少女没有太大的动 作,可以说是很温顺的坐在椅子上,但是坐下的时候动作却是相当缓慢。果然身 体上是有点不舒服吧,所以只能这样勉勉强强的坐好。
 
  我一边窥视着她的反应,一边看着护士递给我的病历表。
 
  上面写着少女的名字是西村美穗。市立中学二年级生,从去年底就为了原因 不明的腰痛而烦恼着。一开始是有看过小儿科的,但是因为病征的关系,所以必 须转诊到整型外科。
 
  我详细的阅读着少女的个人资料。
 
  「嗯,原来是这样……今天是一个人来吗?」我拼命的让声调保持平稳,询 问着美穗。
 
  「是的。妈妈因为要上班……不得不晚归,所以没和我一起来。」
 
  听完了她的话,我知道她的监护人没有随她来的原因了。我内心有着对美穗 更强一点的好奇心了。
 
  「是这样啊……很糟糕啊……痛的地方是腰的中央吗?」
 
  露出不安神色的美穗轻轻的点头。
 
  「动的时候,会更痛吗?」
 
  「是的……跑步的时候更是痛的好厉害……」
 
  「其痛无比吗……那不动的时候就没问题吗?」
 
  「是的……」
 
  我连问了几个专业的问题,从少女的回答中,我判断出她可能是脊椎间的轻 微疝气。我吩咐了护士准备相关的医疗配备,护士听完我的吩咐后,就转身离开 诊察室。
 
  我因为还要确定病状,所以吩咐了美穗说:「那么,在布帘后面有一张床, 请脱掉衣服,趴在上面吧!」
 
  「……全部脱掉吗?」
 
  我注意到了美穗的脸上露出了跟先前完全不同的不安神色。即使对手是一位 医生,对一个1X岁的小孩子来说,脱衣服果然还是会很害羞的。更何况身为对 手的我是因为有着不正当的企图,而给了她不需要的医疗步骤的指示。
 
  但是当然我是不会把我的心思说出来的。我保持着平常的样子用轻轻的语调 回答着:「啊啊,造成腰部疼痛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种,现在还不能判定。所以有 必要来检查看看背部和肩膀的情况。因为里面有暖气,所以脱衣服也是没有关系 的。」听到我这般的解释,美穗无言的轻轻点头,慢慢的走向的白色布帘。 
  布帘里传出衣服扯动的声音,美穗应该是正在脱着衣服。窥视着里面样子的 同时,我可以感觉出来裤子下的肉棒已经不安分的竖立起来了。
 
  在我还在试图平抚下来的时候,布帘后传来了美穗的声音说:「医生,我准 备好了!」声音中还是带着不安和害羞的味道。
 
  光听到这个声音就一阵苏麻的我拉开了布帘,站在了床边。
 
  「!」
 
  四只脚装着滚轮铺着白色床单的诊察床上,现正有一具1X岁赤裸的娇躯躺 着。身高大概是一百四十五公分左右,白皙的肤色,没有任何女人韵味的腰身, 胸前的那一双乳房也几乎还没有发育。
 
  这个稚嫩的肉体正趴着,双腿紧闭着,一动也不动。虽然是有不管一切,先 上了再说的冲动,但是没有道理一下子就会做这样的事的道理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暂且先开始检查起美穗的身体。
 
  「!」
 
  当我的指尖碰触到腰部的中间时,美穗的背部忽然颤抖了。
 
  「摸这个地方会痛吗?」
 
  「不……不会的……」对于我的问话,美穗趴着的摇头了。
 
  或许是对于赤裸的身体被摸到的事而感到了不安和抗拒吧。有这样念头的我 首先还是用医生本来的做事方式来对待美穗比较好。保持着平常的表情,从美穗 的腰部、背部、肩膀然后是大腿和膝盖的里侧,一个个部位进行触诊的工作,我 要彻底的了解病痛的根源。
 
  「啊啊,果然是这样的。腰椎,换句话是背骨的腰部分有了问题,从这里软 骨的部分移位了。」
 
  「软骨?」是害怕的口吻,美穗询问着。
 
  「是的。就是所谓的脊椎间疝气。特别是拿重物的时候或是运动时候,就会 造成疼痛的毛病。放着不管的话,就会变成很麻烦的重病。」
 
  「……」听到这里,美穗更加不安的看着我。虽然是一脸疑惑的神情,但却 是更加的吸引了我。
 
  「但是没有关系的。美穗的病症还算轻微,所以好好的治疗的话,是一定可 以治好的。」我尽可能的露出笑容向美穗说明。
 
  受到了我笑容的牵引,美穗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这一刻她终于对于我产生 信赖感了。我意识到了这个事实。不让医生的身份失格,用这样的方式作战像是 已经成功了。
 
  这样下去的话,慢慢的她就会习惯了,我的大计也可以顺利完成……
 
  「首先,我要注射一剂脊髓针了。如果还没有办法止痛的话,那或许就有必 要住院治疗了。但是,如果疼痛慢慢减轻了的话,那以后只要定时的复诊就可以 了。因为注射的时候,可能有一点痛,所以请你要忍耐!针折断的话,那可就遭 了。」我一面准备着注射器材一面吩咐着美穗。
 
  虽然是还有不安的神色,但是却不会妨害我消毒赤裸美穗的腰部,接着我对 着患部注射了。
 
  「嗯!」美穗的鼻子里传出了呻吟的声音。
 
  脊髓注射跟一般普通的注射相比,是比较疼痛的,虽是这样,美穗看起来是 拼命的忍耐着。
 
  「好了。」
 
  好不容易完成脊髓的注射,我抽出了针筒,趴着的美穗用力的深呼吸几下。 
  看着赤裸身体的背部微弱的颤抖着,我起了种欲望,想现在就侵犯刚打完针 的美穗。本来的话,在受到疼痛注射完后,应该休息一下就会好了,但是下定某 种决心的我却对她吩咐着说:「从现在我我来做些按摩。如果会痛的话,就请说 出来。」
 
  「……好的。」
 
  「那么,现在把脚张开吧!」
 
  听到我这样的吩咐,趴着的美穗慢慢向左右张开了大腿。原本紧闭的下体也 依序的慢慢的张开了。首先看见的是被屁股肉夹住了的肛门,接着是还寸草未生 的幼嫩莲瓣慢慢的开始露出了她的样貌。
 
  从肛门下沿展出来的蜜部是一条原本未张开的纵线。受到脚向左右的开张的 影响下,纵线也慢慢的扩张出来了。首先是在接连着下腹部的部位,莲瓣中间突 起的小小的三角形露了出来,接着包围住了阴蒂的樱花色的包皮也露出了娇容。 
  在发出吞了口口水声音的我面前,少女的脚张开得更大,让我也可以看见了 三角形突起位置上的阴道。小阴唇还没发育还保有婴儿般的样貌,神秘的处女地 内,纵长小嘴也慢慢的开启了,已经隐约可见里面有着淡红色的肉壁了。 
  「……」
 
  和成熟女性完全不同的是少女莲瓣的色泽是淡粉红色,这样美丽的莲瓣瞬间 就俘虏了我。一面看着张开几乎成直角的处女地,可是我却要一面的拼命按耐着 要扑上去的心情。
 
  到了这样就干出没有道理的事来,那时我的企图心就会被她注意到的话,那 全部都玩完了。
 
  再度恢复平静的我首先专业的像是要按摩着般,用着手指在美穗股关节处安 静的游走着。我小心的不要直接碰触到莲瓣,如同要揉开肌肉似的用力着。这样 做会让腰部疼痛的脚和屁股上的肌肉得到松弛,美穗应该也会感觉舒服轻松的。 
  这样一来对于我的触摸也不会有反抗了,如是这样的话就正中了我的下怀。 
  「怎样,会痛吗?」
 
  「不会。」趴着的美穗摇着头轻轻的回答。
 
  我的指尖察觉到她的肌肉已经获得了释放,开始放松下来。到了这里,我一 只手慢慢的继续按摩着,另一只手却悄悄的触摸着美穗的莲瓣。中指的指尖触摸 着从莲瓣中飞出的三角形包皮,像是揉捏般的慢慢开始抚摸着。
 
  一开始是没有用力的,轻轻的玩弄着肉芽。像似碎饼的包皮里面让我的指尖 有着不时触摸到阴蒂的感受。为了探索这个部位,手指间稍微的用了点力,刺激 的被包皮包围住了的阴蒂。
 
  「……」大概是阴蒂被手指尖转动到的关系吧,美穗的背部颤抖了。
 
  大概是因为有感觉到什么吧,像是受到诱惑似的,美穗并没有做出抵抗。虽 然说还是一个小孩子,但是,已经到了国中二年级了,是应该有性知识和感觉了 吧,但是因为有着身为医生的我刚刚吩咐要按摩的事,所以现在不得不默默的忍 受着。
 
  话虽如此,美穗的样子却有着明显的改变了。这我可是清楚的很。用着大拇 指和食指逗弄着阴蒂,左右的游动着,美穗的头马上有了反应。沉浸在她的反应 中,快乐的我更加专心继续刺激着她的阴蒂。
 
  「啊啊……嗯嗯……」按耐不住的呻吟从美穗的嘴里泄了出来。声音中并没 有痛的成分,明显的是美穗有了性感了。
 
  「怎样?按摩这里很舒服吧?」
 
  被这样一问,美穗轻轻的点头了,没有半点讨厌的意味。察觉到这点的我将 按摩着大腿的手抽离了,中指沾了沾自己的口水弄湿后,贴在了心情舒爽的美穗 染成一片桃红色的肛门上。
 
  「这次,我要按摩你的身体里面!」说完这句话后,我湿润的中指慢慢的往 肛门插了进去。
 
  「啊,啊啊!」手指头一点一点被美穗的身体吞噬了,这情况下少女的嘴里 也泄出呻吟的声音出来了。
 
  「对吧,很舒服吧!」
 
  我一面安抚着全身颤抖的美穗,一面花了点时间将中指全部插进了肛门里。 
  慢慢的慢慢的一公分一公分深入,手指终于全部被美穗的肛门给吞了进去。 
  「啊啊……呜呜……」
 
  在肛门里的手指慢慢的转动着,美穗的背部再度颤抖了。
 
  「没有问题吧?会痛吗?」
 
  「没……没问题的,但是……」对于我装糊涂的问题,美穗是拼命的回答了。 
  这样的勇敢的表现,我益发的疼爱她,插入的手指轻轻的蠢动着,我继续用 手指奸淫着1X岁少女的屁眼。
 
  「嗯嗯……」
 
  这个时候,我内裤下的肉棒已接近爆发的临界点了。虽然我很想现在马上就 抱住美穗,让肉棒尽情的插入毫无防备的阴道里,但这只限于我脑海中的一个微 弱念头,现在还是先攻击她的阴蒂和屁眼来取代比较好,我下意识里更加的激烈 的转动手指。
 
  「啊啊……啊嗯……」是美穗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高亢声音的瞬间。我也在内 裤里射精了。
 
  过了许久,带着不完全燃烧欲望的遗憾心情下,我就满足地从美穗的身体里 抽出了手指,用床边的药剂洗了洗手,跟趴着躺在床上的美穗说:「好了,这次 的治疗完成了。腰痛怎样了?」
 
  在我的呼唤下,美穗抬起了脸。她的双颊一片赤红,目光里流露出莫名的湿 润味道。
 
  在笨拙的举动下,过了好一阵子,赤裸的美穗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完全 没有膨胀的胸部和无毛的下腹部,这是第一次正式暴露在我的面前。美穗坐在了 床上,慢慢的转动腰部一带的部位试试看。
 
  「……比起刚才是比较不会痛了。」美穗的脸开朗了起来了。
 
  这应该是脊髓注射的效果吧。如果她患的是轻微脊椎间疝气的话,注射一针 后就会慢慢复原的,但是美穗是不会知道这样的事,当然我也不会跟她说的。 
  「是这样的吗?那太好了。因为注射和按摩起了效果了,所以看起来没有住 院治疗的必要了。从现在起,一个礼拜来这里一次接受按摩就可以了。这样一来 应该就会痊愈了。」
 
  「好的。真是太感谢了!」
 
  「嗯嗯。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好了。治疗结束了。请穿好衣服,带着药单到要 药局拿药吧!」
 
  美穗轻轻的点着头,开始穿起衣服了。我原本想还可再观察美穗的裸体,但 是因为这样而引起了她的疑心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等到美穗走出了诊察室后,我连忙的走进厕所。用卫生纸将肉棒喷洒出来黏 在内裤上的精液给擦了干净。一面擦的同时心中胡乱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 将肉棒插进美穗幼嫩的阴户里,让她用可爱的嘴唇舔吮着肉棒……
 
  我好想这样做。
 
  在下个礼拜起,美穗按照我的吩咐开始来复诊了。运气好的是她都是挑很晚 的时候才来医院,所以一般来说几乎都没有什么病患在。护士又因为勤务的时间 到了,所以也下班了,因此我也就没有什么顾虑的地方了。
 
  因为疼痛慢慢的减轻了,美穗对于我可以说是完全的信任了。内心狂喜的我 继续对美穗按摩着。但是从第二次起,我一面看着她的裸体心中盘算着不是按摩 的事了。
 
  跟上一次一样的,我让她赤裸的趴在床上,但这次我要她跪着。因为是趴着 的关系,所以美穗的模样便是高高的挺起屁股。在这个姿势下,我让她把脚张开 约有三十度,美穗害羞的部位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压抑着兴奋的情绪,双手的拇指左右的扒开了她的莲瓣。没有任何皱纹, 没发育的小孩般的肉瓣,连同阴道的里部也都让我随心所欲的鉴赏着。
 
  「嗯嗯。看起来没有问题了,都没有异常肿胀的现象。现在起要按摩了,如 果有任何疼痛的话就说出来。」
 
  「好的。」
 
  和上次一样,我扒开了阴蒂和肛门,美穗也叫出了小小的声音。但是我很清 楚的知道那是呻吟的声音。
 
  「没关系吧?」欣喜的我问着美穗。
 
 「不……不会……不会痛……但是……但……但是……有种……奇……奇怪 
  的……感觉……」
 
  「嗯嗯,是怎样奇怪的感觉?」
 
  「好像是……那里……痒痒的……」
 
  「那里?是这里吗?」我勾起了指头玩弄着的阴蒂。
 
  「啊啊,是……是的……就是那里……」美穗的全身颤抖着。
 
  「这个啊,没关系的。这里是女人下半身神经集中的部位。所以刺激这地方 的话,会有这样的反应的。所以请不样担心!」
 
  「是…是的……嗯嗯……啊啊……」美穗的回答里蕴含了不会令人联想到是 国中生少女诱人的韵味。
 
  我见她呼吸慢慢的急促起来,我判断出她的性兴奋非常高涨了。但是她本人 并不知道这是性的兴奋,只可能是对于由然而生的不明感觉而疑惑着,所以起了 种不安的情怀,一定是这样的。
 
  这样的模样益发的激发出我对美穗的爱念。
 
  以后的每个礼拜,我尽情的玩弄美穗的肉体,反覆的玩弄着她幼小的性器, 但是最后一道防线我始终没有跨越过。
 
  但是这样的机会终于还是来临了。那是美穗快要从国中毕业的时候。是三月 初的事了。那天美穗也是高高的对着我挺起了屁股,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美穗变成 了我的性玩具,但是那天我却发现了一件过去没有见过的事。
 
  「……?」我忽然间注意到,在我眼前美穗张开小嘴的莲瓣中溢出了透明的 液体。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亮晶晶的光芒,同时这股液体从莲瓣中滴落下来, 开始弄湿了我玩弄她阴蒂的手指头。
 
  ……是爱液!
 
  注意到了这个现象后,我了解到美穗是已经到了可以接受男人的状态了。这 个时刻也是我对于1X岁乳房完全没有发育的肉体完全失去理性控制的时刻。 
  「美穗,现在起要进行「特别的治疗」。会有点痛,要忍耐点!」说完后, 我脱下了裤子,掏出了藏在裤子中我男人的本身,猛力的顶在了美穗的莲瓣上, 然后慢慢的将腰往前一送。
 
  「啊啊……啊啊……」是美穗叫出了过去没有高亢的声音,也是我将自己的 肉棒插进美穗的莲瓣中的时刻了。
 
  没有长出阴毛征兆的婴儿性器一下将我的肉棒吞了下去,连根部的地方也吞 了下去。
 
  「喔喔……喔喔……」
 
  强烈的紧压感,紧紧的套住了我的肉棒。不,比起紧压还要更强烈,连一点 空间也没有剩下,我的身体根本动弹不得。我有了这样的感觉。
 
  「医…医生…痛……好痛……」虽然美穗是哭喊着尖叫着了,但是却没有逃 开的迹象。全身不断的颤抖着,拼命的忍耐着。
 
  这样忍痛的模样,更加的刺激着我的性兴奋,我大概维持了一分钟的插进时 间,然后在美穗的身体里射精了。(嘿嘿……一个快枪侠!)
 
  「呼呼……」大大吐了口气的我从美穗的莲办中拔出了染血的男性肉棒。从 美穗流血的莲瓣中,精液源源不断的冒了出来,我静静的凝视着这样的景象有好 一阵子。
 
  在那之后的三个月,升上高中的美穗还是每个礼拜到我的医院报到。
 
  「医生,今天要做怎样的「特别治疗」呢?」
 
  最近我觉得低声说话的美穗,她的脸上露出来的是淫乱的笑容。
 
          这已经超越了我原本的想像了……
 
  「完」
 

[ 本帖最后由 残阳 于  编辑 ]